top of page
  • 作家相片PATH

傷口,原來會發光

文/ 詩君


今天在【易學律動】的課上,一支像芭蕾舞那樣曼妙優美的神聖舞蹈,讓我看見原來我們都是受傷的孩子。


當優美的〈波斯之舞 Persian Dance〉,被老師要求加上了完全不合拍的數數之後,一切全變了。簡單、輕鬆、優雅的舞蹈動作開始變得複雜,大家的內心都起了強烈的「摩擦」,雖然教室開了冷氣,但是每個人像是被一團烈火熾燒著,感到十分的燥熱。這就是神聖舞蹈。


下課時,金美老師邀請大家去發現數數裡面的秘訣。雯臻提了一個減2的方式,但對我這個情感中心的人來說太複雜了,我的方法是刻意放大第一個數出的數字。在大家的討論之下,發現不同中心的人,會有他慣用的、專屬的學習方式。


比如理智中心與情感中心的人,在表達時常常雞同鴨講,因為兩個中心使用的其實是不同的語言,如果沒有高度的意識,也就是國王不在的話,很容易產生誤會及衝突。


Wen提到上個星期在餐廳問我如何跳某支舞的動作。我要她記住某個動作帶給身體的感覺,試著用身體記憶,並且告訴她這樣做就對了。她對我的反應有憤怒,因為她一直不喜歡權威直接給她答案,她渴望自己用理智中心探索。


她覺察到自己對權威是有挑戰性的,這影響到她從小到大的人際關係與互動,她渴望跟人靠近,卻又常常陷在孤單裡。說起在人群中的寂寞,她忍不住落淚。


我聽了她的話,發現我的內在也有情緒。從上個星期跟她吃完飯後,我對她就有一種說不出的反感,我不懂反感來自於哪裡。她今天分享,我才知道原來她對我有憤怒,明明她沒有告訴我,但我的情感與本能中心依然感受到了。


人的相處就是這麼微妙。她的反應也觸碰到我的傷口,我當下表達我的委屈,因為她的提問,我熱情的給予回饋,沒想到她竟然對我有情緒。


我的童年同樣有傷。我總是熱情的對待別人,但有時太過直接,無形中得罪了別人卻不知道。當他人對我開始冷淡或排斥,我只覺得委屈,卻不知所以然。


現實生活中,每個人都像是刺蝟,想要靠在一起取暖,卻又常常因為內在的傷,無意間刺到對方,引發各式衝突。


兩位老師在的場就是有種神奇的力量,好像大家會不自覺得把內在的傷口攤開,在溫暖的氣氛中,傷逐漸被看見,被療癒,漸漸融化在愛與擁抱中。


新同學Shih提到今天是她第一次想敞開心與團體互動,奇妙的是,我似乎感應到了,正想利用下課時間好好跟她聊一聊。課程結束,我們忍不住相擁,就如同我和雯臻,在愛中合一。Chi也是新同學,她想起上回上課,世儒老師說:不要自絕於團體之外,她同樣調整心態,讓自己重新融入團體。


如何在團體中保有個體性,又能恰如其份的融入團體,從來都不是一件容易的事。


最後,Shan問了一個問題:奧修不是說不要參加任何團體嗎?於是金美老師在白板上寫著:alonetogether,她翻譯成「合而不群」。


對我來說,我對自己的期許是我既能單獨,享受我這個個體的獨特性,同時又能在每個當下,融入團體,卻又能不過度認同某個團體,因而產生對其他團體的排他性。


沒想到課間大家的熱烈討論,竟然過了一小時,結果讓我意外的看見每一個傷口都在發光,照亮著深層且真實的自己,看到被無明所隱藏住的實相。


神聖舞蹈,就是這麼神奇的讓我們的自性發光。

183 次查看0 則留言

最新文章

查看全部

Comments


bottom of pag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