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op of page
  • 作家相片PATH

如是,如是。終極的頭薦骨執行師



文\ 曉艾 Mandi


在身心靈的路上走了這些年,近年來內心有許多轉折。很多我一直以爲的,執著認為是對的,生命讓我不得不放掉一些,讓自己再打開一些。


關於療癒這件事,我3年前寫過一篇文章,關於自己曾經是如何的「鄙視」那種過於想解決問題、針對移除病痛的治療方式,而只崇尚所謂的整全與無為。而這幾年來,我也慢慢的開始鬆動我一直以來在療癒上過於小心謹慎的心態與風格。


我認為的Trauma-Informed, 就是隨時小心翼翼不要觸發一個人的安全警戒,要讓對方感到100%安全,神經系統才能放鬆,療癒才會發生。這讓我不知不覺變得過於小心,我內在深處反而是無法全然放鬆的。


這幾年我觀察到:有些人特別能啟發人,帶給人們擴張的經驗,療癒在不知不覺中發生,但他們並沒有刻意的去照顧那些我過去認為重要的小細節。這樣的人存在本身就帶給人安全感,倒不是他們身上有多厲害的天賦與技術,通常都是非常紮實的生命經驗與向內觀察與蛻變的能力,他們無比放鬆與自在。而通常,行動都很大刀闊斧,但並不是感受不到細節。這樣的人,能為人們帶來真正的成長。


Etienne對我來說就是一個這樣的人。去年上他的第一堂課我的心臟都要爆掉了。他做了許多我認為第一堂課「不應該」做的事。但他的狀態是那麼的「如是」,一切都那麼的自然,然後天也沒有塌下來。上了5堂課後,我感覺他就像是個很有經驗的老獵人,他不會小心翼翼地牽著你的入山,但他會告訴你該注意的事,有時候幫你開個路,剩下的你自己去探索,不確定的時候他有問必答,但絕對不會去干擾你自己的體驗。他鼓勵每一個人的獨特性,去創新,去融合你自己的特色。他也會說很多關於他自己的故事,通常都是那些很慘的失敗經驗。一方面讓你不要去重複那些事,另一方面也讓你知道不透過犯錯你是無法成長的。


所以,即使是在蝶骨課程裡,大家都玩的很開心。我必須說蝶骨對我來說真的很強烈。但當禁忌被打開,犯錯的空間被允許,對於些許的不舒服不去小題大作,我們的身體其實有好大的彈性與自癒力。對於身體療癒力的無比信任,我認為是Etienne能夠在世界各地訓練出優秀的執行師最重要的特質。


Not a big deal, and it is not wrong (沒什麼大不了的,這也不是錯的)這是每每課堂中出現我覺得有點強烈的狀況時,Etienne讓我感覺到的。這不是輕蔑與忽視,而是當你面對過無數種狀況,這些當然沒什麼大不了。而這樣的能面對各種狀況而泰然處之,才真正是Etienne想透過他的訓練課程讓人們達到的狀態。這是他整個program 設計的初衷。他第一階段的畢業課程,就是一個強烈的5-10天的密集課。每一個人都將做為案主,做為執行師,面對各種狀況。當五天結束,你將換然一新,你能面對各種狀況。然後他認證你為一個合格的基礎執行師,不是因為你學會了多少解剖知識,也不在於你的手能感覺到多少,會多少手位。而是因為你將帶給案主無比的安全感,你將熟知那無念的狀態;因為身體知道,你能夠穩穩的安在於各種狀況,你也不會評斷任何狀況是不應該的,你全然接納。我認為這才是療癒最根本的條件。


最後,我想說的,那樣「如是」的態度,是無法假裝的。你必須犯過所有該犯的「錯」,經歷所有必須經歷的。當你願意持續保持敞開去接納各種處境,迎向各種挑戰,生命將累積出一種厚度,為你自己與身邊的人帶來一種巨大的安定感,那是任何模仿、習來的知識與技巧所無法取代的。


PCA頭薦骨執行師訓練:https://www.consciousbody.org/pca

49 次查看0 則留言

最新文章

查看全部

Comments


bottom of pag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