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op of page
  • 作家相片PATH

放下干預,讓「無念」接管

已更新:2023年3月21日

文\ 樸善文 Etienne Peirsman


我是透過自我療癒而進入頭薦骨療法領域的。


1980年中期,我患了嚴重的金黃葡萄球菌感染症。感染進入了我的血液,我心臟瓣膜被侵蝕,我腎臟一邊64%壞死,另一邊89%c壞死。


我的腎臟衰竭了,好在我的醫師用藥物救回了我的腎功能。幾天之後,用藥的需求量越來越大,毒性越來越強,疼痛加劇,死亡變得無可避免。


我做了一件所有臨死卻仍能保持清醒的人會做的事:我出院,並且跟自己說,現在靠自己了。


一位朋友開車載我去比利時的森林。很幸運的,那時是夏天所以我在遠離文明的地方待了一整個星期。我完全不知道該做什麼,只好跟著自己的直覺。第一個晚上我被一棵樹召喚過去,在它底下找到了一個小空間。


當我一躺下,我立刻離開了身體。我在空中徘徊著,只是看著。當太陽升起,我的身體暖和起來,我開始有足夠的能量回去身體。這一切都很奇怪,但是有很自然。


我記得那附近的野生動物都很好奇,但很尊重。狐狸,幾條蛇,一頭母豬與她的小孩都跑過來看。他們似乎都知道不要干預。


四個晚上之後,我的身體完全康復了。心臟的瓣膜恢復運作,腎臟也完全修復。三十多年過去了,到現在它們都運作的完好如初。


很明顯的我和我的免疫系統接上線了。那些理論與解剖學的語言只是用來理解身體而已。

我是如何療癒自己的?我並沒有做什麼,我只是不再干預了。「無念」No Mind 接管了一切。


我如何知道該怎麼做?我並不知道。當面臨死亡,一個人進入了很深的知曉與直覺。況且,我也沒什麼可失去的了!或者,也可以這麼說,當面對死亡,人會活過來。所有的自欺欺人都消失,只剩下真實。真實一直都在。它很純粹,它涵括一切。它就是「無念」。


蒲善文 Etienne Peirsman

  • 國際知名頭薦骨訓練講師

  • 「樸氏頭薦骨學院」Piersman Cranio Sacral Academy PCA,創辦人

  • 著有《顱骶療法:嬰幼兒指南》(香港出版)(Craniosacral therapies for Babies and Small Children )


334 次查看0 則留言

最新文章

查看全部
bottom of pag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