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op of page
  • 作家相片PATH

三個母親

已更新:2023年3月21日

文\ 樸善文 Etienne Peirsman


關於人類這個生物有一個很奇特的地方,就是媽媽的免疫系統會試圖將子宮裡的孩子殺掉!


先讓我從頭說起。


首先來談第一個母親,在這裡我指的是缺乏外界奧援的情況下,自己照顧自己的那段時期。

整個受精的過程有許多神奇的片刻,其中一個是當雄性細胞群帶來強大能量來到卵子這邊時,卵子會依隨自身軸心開始旋轉,創造出一條軸線和兩個極點。這情況就好像地球的縮影,「如其在上,如其在下」!


然後這個受精卵,這第一個出現的幹細胞會進行爆炸式的分裂,開始在輸卵管內旅行。它精確地進行64次的複製,與《易經》神奇的64卦數字雷同。然後這64個幹細胞即將做出它們的第一個決定,就數量的分配而言,這其實是一個非常奇怪的決定:有56個細胞將會演變成為臍帶和胎盤,而只有8個細胞會接續進行身體建構的工程。


決定了之後,這8個細胞也不用做什麼事,它們只需要等著胎盤生成完畢之後,開始享受之後的子宮服務(womb service)!對,像住旅館的客房服務一樣,它們透過胎盤就可以得到所需的一切:享受隨叫隨到的餐點、房間定期打理得乾乾淨淨。


對成長中的胎兒來說,胎盤實際上是它的第一個母親。


說來奇怪,數百萬年前的第一批哺乳動物就與兩種病毒建立了共生關係。有一篇刊登在《國家地理雜誌》的文章,作者大衛•奎曼(David Quammen)這樣寫道:

「早在1.5億年前哺乳動物就被病毒感染,體內留下了病毒的基因,因此導致相當巨大的演化發展:胎盤的出現。胎盤讓營養物質和氧氣能夠進入胎兒體內,同時也協助廢物和二氧化碳的排出。

也因如此,人類和其他有胎盤的哺乳動物可以帶著尚未出生的寶寶四處移動,不讓它們受到掠食者的攻擊。人體內源自病毒的兩個基因syncytin-1和syncytin-2,皆有助於形成附著於子宮的胎盤膜。這層保護膜還可以阻擋母親的免疫系統因為將胎兒當作是異物入侵而展開的攻擊行為。」


自己照顧自己,胎盤的角色像是一個內在媽媽,我們本身就是自己的第一個母親。


第二個母親,外面的那個媽媽,她需要一些化學物質的協助才能夠去愛這個剛出世的小寶寶。

一旦胎兒準備好要離開居住已久的子宮,這個新手媽媽以及新生兒的體內將會充滿一種叫做催產素的荷爾蒙。


少了這種荷爾蒙,人是很難去愛的。


我們的身體在不同的化學成份、荷爾蒙、神經傳導物質等交相作用之下才能運作。其中,催產素將激發人體所具有的哺乳動物特質,也就是去愛、給予關懷,以及與他人融合的能力。它為我們和我們的後代子孫之間建立起緊密的連結。事實上,這個荷爾蒙也是人類大腦發育的基礎。


催產素會改變媽媽體內的化學組成。她的費洛蒙會發生變化,她發出的聲音振動會是充滿愛的表達。每次聽到媽媽的聲音,即使是從很遠的地方傳來,也會讓寶寶的體內分泌催產素。

在催產素的影響下,媽媽的聲音聽來和諧又穩定,於是這又觸發了寶寶大腦中位於胼胝體正上方的前扣帶迴。


前扣帶迴皮質有一部分是位於額葉皮質的底部,它特別會受到聲音的觸發。寶寶一出生時它就開始發展,四周所環繞的聲音振動都能被它吸收進來,不管是護士忙於使用醫療器材的聲音,還是媽媽充滿愛意的呼喚聲。

從媽媽那兒傳來的美好振動頻率以及大量分泌的化學物質,讓外在這個媽媽具體成形了,希望她能夠教會我們如何自我照顧,讓我們往後可以晉升成為自己的第三個母親。


第三個母親要出場了,我們終於學會如何不依賴外界就能夠自己照顧自己。我們精密身體裡的每一個細胞都向我們展示著確切的作法。它們建立了一個平衡的機制,在接受營養物質和細胞所需的燃料之時,也能同步排除廢棄毒物。每個細胞都負責製造自身所需的能量,沒有例外。身而為人,我們的一生都在為同樣的事情做準備。


我稱之為「外在媽媽」的那個母親,會隨著我們的成長逐漸退居幕後,如此一來我們才能夠成為真正的自己,一個獨特的個體。但經常出現的情況是,我們身處的世界以及外在那個媽媽會強烈地想要影響我們,使得我們不得不去找尋真正的,不可思議的自己。我們被許多事物誤導著,包括我們所接受的教育,背後的目的只是為了要培養聽話的公民,而非強化個體獨特的天賦。


但更深的傷疤是在出生那一刻劃下的。


侵入式的醫療作為,毫不留情的切斷臍帶,對幹細胞的了解也不夠詳盡,許多未知的項目都尚待探索,而人們就如此輕率地把胎盤切斷了,把它當成生物廢料丟在垃圾桶。我們的潛能就這麼被摧毀,以至於大多數人永遠無法從這最深的傷口中復原。然後,我們窮盡一生進行探索、接受治療和靜心修習,再次回到萬事起始之處,讓自己來照顧自己。


對自己的愛,是最終極的領悟。從此之後,隨心所欲。對自己的愛意味著全面的清晰透徹。永遠在此時╱此地,總是在當下。


我們可以怎麼做?


我們在一些課程中,會進行重新連結胎盤的練習。


出生的胎盤和臍帶需要一段時間才能讓所有血液、幹細胞以及尚未抵達胎盤和臍帶的物質,全部輸送到嬰兒體內。有些人會等到臍帶停止振動之後才剪斷它,這樣雖然很好,但其實仍有更多的物質需要進入嬰兒的身體。不擅長等待的男人迫不及待地用剪刀將嬰兒與內在媽媽切離開來。我們永遠不會知道這麼做讓我們失去多少的潛在能力,它就這樣被丟棄。但是,是的,我們能感覺到它,我們覺得內心最深處的地方缺少了某個東西。


在重生練習(rebirthing exercises)的過程中我們會試圖連接和感受胎盤,我們也會透過頭薦骨訓練團體中常常呈現的同步性,來連接集體胎盤場域。


活動進行時我們會圍成一個圓圈,團體成員一起深入無念的空間,然後想像我們的臍帶再次被創造出來,之後慢慢地它連接到集體胎盤場域,連結胎盤豐富的生命力。


我們也會修習源自古老傳統的那答布拉瑪(Nadabrahma)靜心,從哼唱開始,長度約一個小時。嗡嗡的哼唱聲在一開始雖然顯得紛亂,但透過協調共振,這股聲音慢慢地會變成集體的純粹合一。藉由如此,我們將這種純淨的聲音聚集到大腦,它會在腦中四處傳播,讓失衡的可以重新被調節。


最後,從這個純淨的空間,我們可以很容易地透過肚臍來淨化自己,如果我們有在體內發現任何需要淨化的地方的話。然後這個身體和它的肚臍將會再次敞開,接受集體胎盤場域所賜與的任何能量。


自己照顧自己。對自己的愛。是最初,也是那最終。


PCA頭薦骨執行師訓練 https://www.consciousbody.org/pca



362 次查看0 則留言

最新文章

查看全部

Comentarios


bottom of pag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