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oWhere NowHere 關於坤娜

在初始之際,像是有一個巨大的聲音對我說:「Love , To Love. 」

  然後便跟著一股巨大的力量摔落,摔在黑暗的浪潮、落在荒蕪的草原、跌進無人的峽谷。 只知道無論受了多少傷、做錯多少事、或被拒絕多少次,都要懷抱希望,愛——去愛。 毫無畏懼、無所求、真誠的去愛,那裡面有智慧、有勇敢、有慈悲、有謙和,但沒有「我」。

進療養院的那條路仿若是上了一輛車,摯愛的父親也與我同行; 我睡在那搖晃裡——一個每天需要吃20幾顆精神用藥的人——好不容易的睡眠,我終於睡著了。

  但卻突然被甩出車外,車門用力關上後駛離,我就這樣—— 就這樣一個人被放逐在荒原上,天光微暗,分不出是黃昏還是黎明。

On My Own Way Home. 我得找路回家。全身摔地好痛好髒,血液筋膜裡充滿各種感覺和念頭,好混亂......彷彿是在一個個旋渦之間移動,我把握每一次清醒的時刻定位自己並且呼救,不斷地祈禱——請不要讓我失去信心。我盡最大的努力保持清醒,對,我要回家。

天色越來越暗,整個世界變得越來越艱難,時空早已扭曲破碎。

一路上遇見了千百種自己,是狼、是虎、是鼠兔、是枝枒、是土、是狂風、是苔蘚、是蟲;不斷撿拾所有破碎的自己、拼湊起來——「無家可歸的,都到我這裡來」我拼了命、用各種方式記下逃生路線,緊盯著一道亮光。 連走帶爬的,不知道過了多久,終於到家:一切俱足,卻也什麼都沒有——如此寧靜的自在裡。

 

我是這樣回來的。流著血、帶著眼淚、滿滿傷痕、一身破爛的、爬回來的。 然而我知道這一路上我獲得太多太多幫助,就連所有的險惡也都是給我的資糧。

所以我必須分享,不然我個人得到的實在太多。 沒有時間了,因此我從原本的劇場工作轉彎走走看別的路。 這些方法和路徑,就算100個人之中只對1個人有用,我也當分享出去,全力以赴地 LOVE , TO LOVE。

 

我有了一個新名字,QUEENA坤娜-應天地而生的、不受制於任何人事的、無私的,一個活生生的人。

行星動力x身體符碼 工作坊:https://www.consciousbody.org/x 身解構NoWhere NowHere日常靜心:https://www.consciousbody.org/nowhere 心還元 PATH TO HOME 表演課:https://www.consciousbody.org/actingpathtohome




96 次瀏覽

聯絡我們 

台北市延吉街157-5號6樓 (MRT 國父紀念館站)

info@consciousbody.com  |  Tel: 0955 220 356

  • Black Facebook Icon
  • Black Twitter Icon
  • Black Google Places Icon
line-icon-png-white-6.png

加入電子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