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為:沒有『我』的行動

文\ 林世儒





我想起為海寧格大師做個案的情景,那次我們把焦點放在他在二戰戰俘營里受過傷的膝蓋上。我依舊是先請他躺下,而我則在旁也閉目正坐調息,直到兩人「同頻」……,當我的手碰到他的膝蓋時,很直覺的就停佇在那,一會兒之後,我感受到兩股相反的強大能量在流動。


一股是從我放在他膝蓋的手指流進來極為強烈且深沈的痛苦,那是人類內在最深沈的共同悲痛與苦難,似乎他這些年來為人排列時所有心靈傷痛的累積 (難怪他膝蓋一直不好,那段時間他常拿著兩根拐杖走路,我就笑他說:海爺爺,你要去滑雪啊!)。另一股能量是從我的頭頂進來,純凈、聖潔、光明、無私,那是一股充滿療愈的能量,能解一切苦。我可以清楚地感覺到這兩股能量在我體內的流動,我就停在那里,不移動、不介入、不干擾,而我就像一個旁觀者看著這一切的發生。


那股從天而來的療愈能量經由我的手進入他的膝蓋,就像是向污濁的坑洞源源不斷的灌注大量的清水。而在那同時他膝蓋內人類共同的深層苦痛則經由我的手再從我的頭頂離開,就像污水被大量的清水稀釋而流出,我的身體就成了一進一出的兩條水管。這樣經過了大約半小時,他的膝蓋不再有污濁與苦痛,頭頂來的治愈能量也慢慢止息之後,我才緩緩地結束這次地個案,然後鞠躬閉目正坐。

當他起身後整個人變得非常挺拔,感覺又高了好幾公分。他要求我用手刀在他的左肩用力的坎一下,我不敢。他示範性的砍了我的左肩,天啊!那簡直是殺人的力道,害我差點站立不住。他堅持我必須用力地回砍他一下,並說明這是種「心錨」技巧,這樣他可以深刻的記得這個經驗,並且未來在他需要的時候回放。

我知道這次的按摩成果不是我能做到的,我只是「祂」的工具,我只是剛好在那里,並且沒介入而已。而從海寧格第二天給我的信中可知他也清楚這點,他寫說:「……當你在我身上按摩時,我感覺聯接到一個更寬廣的領域,也更貼近我自己的靈魂及其精微的移動。我感覺到你持續停駐於外,並且允許另外那些非來自於你的治愈力量,經由你而流向我。其結果是一種非比尋常而奇妙的重新排列,不只是發生在我的身體內部,同時也在我的靈魂與其他人之間发生重組的效用……」


我們的能力是如此的有限,除非臣服於更高的力量接受「祂」的引導之外,哪能做出這神奇的療愈效果。海寧格也是如此啊!所以他強調「一個能隱藏自己的治療師才是真正的治療師。」他一直希望我能做排列師,每次見面必問我:「你開始作排列了嗎?」但人各有志啊!所以我總是回答他說:「那是你的工作,不是我的工作。」我在按摩上和他在排列上所做的都是和他這篇《行動》所描述的一樣,「我們臣服於這股力量的引導,卻也因此成為這力量的一部分;也就是說我們透過放下自我而行動。」為了找到力量,為了能夠更好的行動,我們最好能聽取海爺爺的教誨走向『內在之旅』。每天花五分鐘聽聽他的教導,也許如《行動》文中所說:「也許那樣看起來好像沒做什麽,一點也不起眼,可是卻會產生意想不到的結果。」祝福你,我的朋友,願你透過『內在之旅』找到第三種行動方式;願我們和這偉大的力量走在和諧一致的道路上。





126 次瀏覽

聯絡我們 

台北市延吉街157-5號6樓 (MRT 國父紀念館站)

info@consciousbody.com  |  Tel: 0955 220 356

  • Black Facebook Icon
  • Black Twitter Icon
  • Black Google Places Icon
line-icon-png-white-6.png

加入電子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