細胞教我的6堂課

更新日期:2月 14




文/Kaveesha

 

國高中時期我好討厭生物課,那是唯一一門我碰到就當機的科目。關於那些細胞構造、生殖、遺傳等理論,我完全無法把這些與自己的身體產生關聯。


直到我第一次上娜娃妮塔Navanita的課,她以一種活生生的方式,讓我鑽進了自己的身體裡面,做了一番實境遊歷的那樣重新上了細胞生物學。之後也開啟了我對於身體內在那神秘生命力的好奇心。也因此,我接觸了立普頓博士 (Dr. Bruce Lipton,信念的力量 作者) 對於細胞與表觀遺傳學的研究。我透過科學家的眼睛,看見了暗藏在我們身體、生命中,那些神秘又神聖的訊息,大幅扭轉了許多過往的認知。這些年來,透過去觀察、體驗與理解我身體裡面的奧秘,讓我獲得的領悟與學習,遠遠超過那些知識性的教導。這些學習成了我身體裡的經驗,再透過認知系統的理解,完美的連成一個穩定紮實,卻又生動有機的內部網絡。


細胞,組成人體的37兆個小單位,透過理解他們的行為與組成,就讓我學到好多關於生命的課程。


Lesson #1: 你快樂所以我快樂


娜娃妮塔過去有門課叫做「快樂細胞」,後來也出了一張同名音樂專輯(風潮音樂)的引導CD。在課程中我們以各種方式去感覺、連結我們體內的細胞,並且感覺到他們的活生生與喜悅。我們甚至還共同創造了一首快樂細胞之歌,現在應該至少有三種語言在流通吧!


聽起來也許像自我催眠或正面思考,但其實是兩種不同的路徑。細胞與我們大腦意識之間的關係並不是單向的(如:我不停地用正面語來鼓勵細胞)事實上,立普頓博士說,我們的每一顆細胞的行為都像是一個迷你人類。它們有著自己的意識。最不可思議的是,細胞的腦,其實是細胞膜,而不是我們以往認知的細胞核。而細胞膜,這個主宰細胞的大腦,能直接接收環境中的訊息,並且依據環境中的訊息做出不同的反應。舉例而言,當我們在快樂的唱歌跳舞,這50兆個小人也是以一種快樂方式在振動著。這些快樂的振動,又直接反饋回我們的身心系統,形成一種良性的循環。相反的,當我們哀傷的時候,這些小人也會以一種哀傷的方式在振動。


Lesson #2: 關於愛


應該所有人都記得自己陷入愛河的時候吧!這段時期,立普頓博士說,我們對世界的感知擴張,我們眼睛閃耀著愉悅。我們的情感不只限於我們的對象,事實上,我們似乎是與生命在談戀愛!


當我們戀愛時,一切都變得美好。我們更願意聆聽,更願意分享。那些曾經惹毛我們的事情變得微不足道!在這個時候你可以想像,當我們的細胞同心協力的幫助彼此幫浦著你的心臟,讓你的肺呼吸,以及完成那些上百萬個工作時,他們都帶著愛的振動在工作著,這是多棒的一件事!


問題在於,當我們結束戀情,我們就掉入了另一種的狀態;我想這部分就無須多做說明了。立普頓博士在去年的一個專訪裡鼓勵大家:有意識的創造一種「在愛河裡」的狀態。我們不一定只需要靠戀愛來感覺到被愛,事實上,我們透過改變自己的感知,信念,我們就可以為細胞們創造出一個愛的環境。這個部分在後面會多做說明。


Lesson #3: 信念創造實相


雖然是陳腔濫調,但是我們都知道它非常有力量。問題就在於,我們對於這句話的信念常常不太穩固。


但是,立普頓博士的研究已經證實了這點。根據他的研究:細胞就像是一個數據晶片。我們的感知記憶與信念就儲存在細胞膜裡面,並且持續的被傳輸到大腦被詮釋。頭腦回應這些振動訊息的方式是將信念與實相做個合理的連結。換句話說,如果你相信你生病了,你的頭腦會去協調你的細胞讓它成真。如果你的細胞傳遞的訊號是你很有活力也很健康,你的頭腦也會讓它發生。


同樣的,在身體層面以外的面向也是如此。如果你想要很棒的人際關係,但你細胞膜裡儲存的信念是「我不受歡迎」,並且釋放著這樣的振動。你的頭腦會協調著讓你的行為符合「不受歡迎」這樣的想法,那勢必無法創造出你想要的人際關係。


Lesson #4: 感知的力量


立普頓博士說,目前的研究已經證實,相較於化學訊號,我們細胞的蛋白質結構更容易被非物理性的訊號激活。意思是說,我們對於環境的感知對於我們健康的影響大過於藥物。科學告訴我們,我們內在療癒自己的能力是超過藥物的


這是一項多令人興奮的發現!人們不再是基因的受害者,他們可以透過改變感知的方式來改變自己的健康。這項研究告訴人們,他們自己有力量可以改變他們的感知方式,進而改變結果。

而我們改變感知的方式,需要先意識到自己有哪些已經「下載」在細胞膜的信念,這些信念默默地影響著我們感知周遭的方式。然後我們需要有意識的去「種下」新的健康的信念,才有機會創造出新的感知方式。


我個人的經驗是,光是透過頭腦認知系統是很難觀察出那些很深的信念,也很難真正「種下」新的信念。透過與身體的移動與感知,我們比較有機會讓那些隱藏的訊息浮現。當洞見清晰的產生,我們有意識的運用身體的移動來「內化」這些認知,讓這些領悟來到身體的層次,才能創造出持久的改變。


Lesson #5: 無需盔甲,我也能保護自己


另一個細胞教導我的,就是關於自我保護這件事情。


我們每一個人都受過傷。本能性的,就是把自己保護起來避免再次受傷。通常,這會形成某種僵硬的盔甲,在身體組織層面、心理層面與行為層面。這樣的保護,往往將許多新的機會與可能性,與他人情感交流與愛的可能性檔在我們之外。


在娜娃妮塔課程當中,我學習到細胞膜的「半透性」,柔軟但同時有韌性的品質。細胞膜,除了是細胞的腦以外,它也具備保護的功能。它能夠阻擋有害的物質進入細胞,但它卻不是硬梆梆、密不透風的。它同時有著「半透性」,能夠讓滋養細胞的養分進來。這個細胞膜腦是有智慧的,它知道什麼對它有益,什麼對它有害,並且有能力決定接受哪些不接受哪些。當我理解到這樣的智慧就在我的全身上下,我感覺到很安心。當我放掉過往的認知,純然的與細胞連結,那樣的能力與智慧就自然的被體現出來,我也不需要再緊抓著那些盔甲了。


Lesson #6: 沒有人是孤島


立普頓博士提到,細胞生物學對於人類之間的連結也有許多的啟發。它被稱為「仿生學」(Biomimicry),是一項生物學的新準則,運用自然界裡最棒的方式來解決問題。動物、植物與微生物已經找到行得通的方式,而我們可以與它們學習。它們示範了一種運作方式讓它們能成功的存活38 億年。


在他的新書Spontaneous Revolution裡面提到;細胞在創造成功的社群上是遠遠超過我們的。它們有運作無間的財經系統、研究發展中心、複雜的環境淨化系統、加熱冷卻系統;它們甚至還有犯罪司法系統來拘留、監禁、更生那些有自殺傾向或毀滅傾向的細胞。立普頓博士比喻這人體內的細胞社群建立出一個健康的人體就好比70億人類可以建立出一個健康的地球一樣。只是我們做的遠不如細胞。


他強調,我們每一個人的頭腦,就像一個單獨的細胞一樣,所擁有的意識與覺知遠遠小於團體的。當一顆細胞完成了自身的進化,它會與其他進化完成的細胞組織起來去彼此分享並且擴展它們的意識能力。 它們有一個「誰都不能少」的態度,並且善於分配經濟資源來支持整體。他寫道:「人類演化的下一個階段,就是要意識到我們每一個人都是相互依賴的細胞,生存在這個稱為人類整體的『超級生物體』中。」


因此,我們每一個人都要先盡力的在自身的進化上做努力,才能共同提升人類的整體意識。


參考資源

CD : 娜娃妮塔・快樂細胞CD: http://store.windmusic.com.tw/zh/CD/SB-040

書籍:信念的力量 - 布魯斯・立普頓 博士

課程:娜娃妮塔 體現移動訓練 https://www.consciousbody.org/natanita2020

161 次瀏覽

聯絡我們 

台北市延吉街157-5號6樓 (MRT 國父紀念館站)

info@consciousbody.com  |  Tel: 0955 220 356

  • Black Facebook Icon
  • Black Twitter Icon
  • Black Google Places Icon
line-icon-png-white-6.png

加入電子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