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身解構・心還元 PATH

解除封印,回到一體性

文\ Mana



Photo by Greg Rakozy on Unsplash


從第二天下午,呼吸就被震撼到,大家盡情得忘我得深入自己,見證著大家透過生物能呼吸,成為如原生動物,怪獸般原始地釋放著探索著,苦痛、盡興、哀嚎、狂笑、嘔吐、撕心裂肺地哭泣、曠野般地哭泣…..,有時從骨盆浪到脊椎的與自己生命節奏共舞,有時來到從骨盆區電流充盈的高潮與生命亙古的呻吟,不知道何時一翻轉,解凍了曾經被凍結住的筋膜與細胞,古早曾經封存的一切,不想就像野獸般想衝出禁錮的牢籠,那一刻才發現原來這怪獸很想被釋放,於是就這樣,喜樂與撕心裂肺交織著、交織著,如同生命本身 (後記:似乎演示著這喜樂與撕心裂肺都是要讓你經驗生命遊戲的本質) 而我何德何能得以見證這一切 (那時我是在旁的支持者),何德何能?! 忽然體悟到原來大家都是跟我一樣,曾經封印過,曾經受過傷,曾經喜樂過,原來我不孤單,原來我們都是一體的,都是宇宙的孩子,我們此生此世目標一樣。心中一悸動,淚早已流成河,就這樣抱著另一個還在釋放的夥伴我也哭著,來自靈魂的悸動與吶喊,生命是如此的美,如此的豐饒,這麼一連結到生命深處,我的眼淚就再也停不下來。


早上練習雙手環抱保護自己,眼神狠狠瞪向別人,更是哭得心好痛,瞬間身體讓我記憶起那個狼般的眼神,孤傲自絕於外人,就是小時的我保護自己的方式,別想靠近我,最後兩人跳著宇宙之舞,一吸一呼,一擴張一收縮,透過眼神和夥伴的連結,我們圈起了一個宇宙,我似乎從他的眼睛看到我也看到整個宇宙,我們都是一體的,於是乎我只能哭泣,沒想到這樣的呼吸會帶我觸及源頭。


第三天練習西藏靜心也哭成淚人兒,感動於這樣釋放後的平靜。


最後我發現,哭夠了,不想再哭了,不論是因為哀傷還是感動。因為生命能量來到一個極端,自然會想找出口,想體驗別的,再擺到另一端。所以我之前擔心的會不會耽溺於這樣的釋放,並不會發生。


生物能呼吸課程:https://www.consciousbody.org/innerstrength

聯絡我們 

台北市延吉街157-5號6樓 (MRT 國父紀念館站)

info@consciousbody.com  |  Tel: 0955 220 356

  • Black Facebook Icon
  • Black Twitter Icon
  • Black Google Places Icon
line-icon-png-white-6.png

加入電子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