聯絡我們 

台北市延吉街157-5號6樓 (MRT 國父紀念館站)

info@consciousbody.com  |  Tel: 0955 220 356

  • Black Facebook Icon
  • Black Twitter Icon
  • Black Google Places Icon
line-icon-png-white-6.png

加入電子報!

  • 身解構・心還元 PATH

靜心,心卻不靜?

更新日期:1月 18

文\ Kaveesha

Source: Contemplative-studies.org

當人類的意識朝向最高的潛能發展,我們將成為兼具高等理性與高等感性的存在,感謝物種演化而來的大腦新皮質。


長久以來我一直自認為是個很理性的人,但在自我探索的過程中,我逐漸發現其實相反。外表的理性,其實是一種防衛內在情緒狂暴的一種策略。而生命中的重要決定與走向,卻總是被這在底下的暗流所主宰。


許多有在修持靜心(Meditation),或是「向內工作」的朋友一定有經驗:在靜心當中能達到的平靜喜悅,常常一到了日常生活中就「破功」了。一遇到某些事件,內在就被激活,進入焦慮、恐懼、憤怒...等狀態。我們通常無法透過認知的理解,來用「對自己說道理」的方式來平撫這些情緒與焦慮。

為什麼呢? 雖然我們理性腦(新皮質)有能力對自身與外在環境作出最佳判斷,了解到當下實際正在發生什麼。然而這個部分是最年輕的腦。它無法接管我們自演化以來賴以生存的本能。早於新皮質的是邊緣系統,那是我們情緒的所在地、危險的監測器、愉快或驚嚇的審判員。最古老的腦是爬蟲腦,掌管生理的基本機能(呼吸、睡眠、進食..等) 因此,我們生命歷程中發生的任何事件(尤其在生命非常早期時),若在當時讓我們感到不安全、威脅、受傷,而後並未完整的修復緩解,會在我們比較古老的腦區產生印痕,經由遍佈全身的神經系統,記錄在身體相應的部位。當我們在日後的生命中遭逢任何讓身體與這些記憶產生關聯的人事物,我們就無法克制的產生「不理性」情緒反應與行為模式。

我們在靜心的時候主要是先活躍大腦新皮質,透過覺知(Mindfulness),認知到我們並不身處於任何危險,神經系統和緩下來,身體進入深度放鬆,修復開始,而愉悅與平和自然來到。然而儲藏在深處的記憶與傷口若沒有處理,在日常生活中隨時會被引爆,引爆區通常就是理性腦無法抑制的邊緣系統。


這也是為何這幾年我在自己身上工作的方式偏向於先「由下而上」(從身體非認知的層次工作,再來到認知系統)。體現取向的工作(Embodiment)是很大的資源。『生物能呼吸』工作是我目前覺得最有效釋放過往傷口印痕的工作方式。不同於其他呼吸工作,它結合了身體自然移動、碰觸、聲音等技巧,有效的釋放神經系統中的壓力。

當我們逐漸放掉藏在身體古老系統中,那些在暗處影響著我們現今生命的種種,我們更能與當下的實相接軌。新皮質的功能將被高度發展,和諧的與我們的情感區與生存區共同運作。與生俱來的智慧與指引自然發生,生命自會找到它最好的去處。


資料參考:「心靈的傷,身體會記住」Bessel van der Kolk M.D.

關於『生物能呼吸』工作:https://www.consciousbody.org/innerstrength

713 次瀏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