找回內在安全感 (上)

文\ Kaveesha


『如果你想要改善這個世界,先讓人們開始感到安全。』Stephen Porges


大約有長達兩年的時間,我每晚能睡著的時間大約只有1-2小時。當時的診斷是荷爾蒙/自律神經失調/憂鬱症/恐慌症。我從西醫開的不同種類的鎮靜劑與安眠藥開始。不幸的是,那些藥物對我來說要不就是沒用,要不就是幫我硬性關機個幾小時後,醒過來時感覺好像沒睡一樣。但幸運的是,當時的我決定暫停工作一段時間,沒有隔天上班的壓力,我放棄使用藥物。我開始嘗試各種另類療法,中藥、花精、順勢療法、能量治療、按摩、薩滿療癒、驅除外靈... 還是無效。


我會陷入這樣的嚴重身心失調也是過去長時間的失衡所累積而成的。上述的各種方式並不是真的沒有效用,只是未能真的碰觸到我失調的根源。


我天生就比較敏感容易緊張焦慮,加上頭腦發達運轉快速可以同時間想108萬件事。最後一根稻草發生在我獨自在雪梨居住時。我一個人移民到一個陌生的城市,沒有給自己緩衝的時間,一抵達就開始一份高壓的工作。同時要在當時租賃市場極度稀缺的雪梨市安頓下來,搶到一間可以住的公寓,添購家具,重新想起如何開車,身為路痴每天迷路在各種海灣路線 等等的。我沒有家人也沒有朋友。公司裡交流的同事有一半是不太友善的英國人。我記得我每天都在無敵備戰狀態,即使是內心害怕得要死,外表還要很強悍的跟高大的英國同事對抗。我大概半年就垮了。現在想想,的確是自己的韌性不足,好強又愛面子。


當我挫敗的回到台灣,嘗試了前面提過的各種方式不果之後,我放棄了。並不是真的放棄生命,而是放棄瘋狂的想解決問題。當時我開始接觸靜心,尤其是各種動態的靜心方式,能讓我瘋狂高速的頭腦稍微有片刻的清淨。晚上睡不著就讓自己靜靜的躺著,要不就是起來靜心。對於自己失眠這件事開始接納。然後當我接觸體現工作(Embodiment)之後,我的身體開始逐漸朝向恢復平衡邁進。從一週可以睡著1天,到每週 2 天,慢慢增加,不知不覺的我就可以正常入睡了。


這段過程療癒的當然不只是失眠、憂鬱症,這些只是表徵而已。回顧這段日子,其實我恢復的是一種內在的安全感。一旦我們內在感到安全,我們本有的身心自癒力就會運作。這種安全感沒有辦法用理性頭腦獲得,必須也在身體的層次上,與無意識一起工作。在為自己找回內在安全的旅程中,也讓我的內在韌性也強壯不少。


當我後來在許多療癒法門中學習到關於『自律神經系統』時,突然間明白了好多在我身上發生的事。我想透過這個主題來分享各種調節身心的方法真是再合適也不過了。


事實上,我們可以從任何地方展開認識自己的路。我覺得從「身體」開始絕對是最自然最直接的方式了。


找回內在安全感 (下)


☞ 相關課程 - 身心平衡101: 自律神經系統



143 次瀏覽

聯絡我們 

台北市延吉街157-5號6樓 (MRT 國父紀念館站)

info@consciousbody.com  |  Tel: 0955 220 356

  • Black Facebook Icon
  • Black Twitter Icon
  • Black Google Places Icon
line-icon-png-white-6.png

加入電子報!